【因明學】因明學講座047

tilt shift photography of pink and white flower

七、論多所作法

論多所作法者,謂有三種,於所立論多所作法:一、善自他宗,二、勇猛無畏,三、辯才無竭。

論多所作法,是指:一、善自他宗,二、勇猛無畏,三、辯才無竭。

問:如是三法於所立論,何故名為多有所作?

答:能善了知自他宗故,於一切法能起談論。勇猛無畏故,處一切眾能起談論。辯才無竭故,隨所問難皆善酬答。是故此三於所立論多有所作。

能善了知自他宗,才能談論一切法。勇猛無畏,才能夠在任何場合皆能發言。辯才無竭,才能善於答覆他人的質疑。因此這三個稱為論多所作法。

已說因明處。

以上為因明處。

論多所作法意思是說在哪一種狀況之下你說得又多又好。這裡講有三種情況,第一個善自他宗,我們的「自宗」是佛教,真觀寫在《實證佛教導論》《實證佛教修行方法》等書裡面,具體來說,真觀立的宗旨是「不是句」(一切有為法皆是第八識流注種子所現起的功能差別,若離業力與妄想,它們什麽都不是)。「不是句」跟唯一實相印的意義是相同的,只是語言文字不一樣,你對這個要非常的熟悉,這叫善自他宗。「他宗」就是其它宗教。比如基督教,你要知道基督教講的什麽。基督教、伊斯蘭教、猶太教都屬於一神教,教義差不多,只是戒律上有一點不同,都是由唯一的真神來創生萬物。

接下來還要「勇猛無畏」。你不能怕,勇氣非常重要。我發現有勇氣的人並不多。像惡霸在公開場合侵害女性,很多人在旁邊圍觀,沒有人敢幫忙,這個就是膽小怕事。壞人膽子大,好人膽子小,壞人就會控制好人。雖然你善自他宗,別人批評佛教,但是你就是膽小,不敢發言,這就不具備「勇猛無畏」這個條件。你把道理跟他講一下有什麽關係,為什麽要怕呢?如果你勇猛無畏,可以跟他講:「你講的不太對,跟我知道的不一樣,我們不妨來討論看看。」對方如果是一個明白事理的人,就可以繼續跟他講,如果發現對方是個死腦筋聽不進你的話,那就算了。

第三是「辯才無竭」。這個部分要了解因明學。因明學講辯因有六種:同類、異類、比喻、現量、比量、正教量,一個一個講可以講很久。

同類、異類就是分類,比如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在「唯一的真神創造了一切」,這一點是一樣的,可以視為同一類,稱為一神教。戒律不一樣,基督教的男人不能娶四個老婆,女人不需要戴頭巾等等,這視為異類。依分類的方法不同,做不同角度的分析和說明,可以讓你的言論更有價值。

引用名人的話,包括佛、菩薩、阿羅漢的著述,這是正教量,可以讓你的立論更加有說服力。

比量,我們可以舉一個例子。如果有一個地方有許多球,你可不可以看得出來哪一種是人為布置的,哪一種是偶然形成的?這很容易判別,有序的是人為的,無序的是偶然的。生命體和日月星辰都是有序的,這種情況要認為它是偶然而生,顯然不合理。

如果生命是無因而生,應該是亂七八糟,沒有明顯的秩序。比如眉毛長在眼睛上面,當額頭流汗的時候,汗水會順著眉毛從旁邊流下去,不會流入你的眼睛,影響你的視綫。鼻孔朝下雨水才不會灌進去。你的器官組織,胃、腸、肝、膽,怎麽分配都是大有道理的,隨便更換一下次序或者位置都會出大問題。這看起來就是精心設計過的,而無法偶然出現。

摩天大樓有各種不同的系統,比如供水、供電、運送、安全系統等等,這些都很複雜。假設一棟摩天大樓有一百層,每一層至少都有幾百人,總共可以住幾萬人,全都生活得很好。如果是偶然安排,沒有什麽原因東碰西巧就出現一座摩天大樓,你覺得有可能嗎?有正常智力的人知道這根本不可能,摩天大樓看起來就是經過設計而建造出來的。那你看看自己,骨架、肌肉、感覺、消化、呼吸、排泄等系統,全都運作得好好的,你覺得這可能無因而生嗎?當然不太可能!

所以,偶然論顯然不符合比量。你如果要去計算它的機率,那幾近於零,不可能拼拼凑凑,亂堆一通就拼出一個有高度秩序的東西,有正常智力的人都不相信這種事情。而且你想想看,自地球誕生以來,從有生命到演化成高等動物這時間也就幾億年而已,這段時間可以偶然拼凑出一個人的樣子來嗎?根本就不可能。你用電腦去測試,你就知道這遠遠不是幾億年可以産生得出來的,幾萬億年都不一定弄得出來。

現量,用一般人可以觀察到的現象,做明確的邏輯推理。例如,由三世輪迴、因果報應,推論其中必有不變易的主體,否則輪迴和果報都無法成立。

你原本就「善自他宗」「勇猛無畏」,又能善於運用這些支持立論的技巧(辯因),就可以淊淊不絕,一直講下去,讓對方發現自己的錯誤,承認你所說的道理是對的。自然成就「辯才無竭」。

「遵循四依三量增上慧學」是實證佛教學派的修學綱領,具體來說,就是要學習因明學,養成正確的認知方法和態度。有很多人研究因明學,但是他們大部分不學《瑜伽師地論》的實證因明學,而去學陳那的戲論因明學。這是很可惜的,因此真觀講解「實證因明學」,期盼學人能夠藉此擺脫戲論和邪見的糾葛,直達光明究竟的彼岸。

底下還有一點時間,我們講〈由因明到內明〉,這是實際的修行方法,當作這門課的總結。

由因明到內明

轉依真如跟因明學沒有直接的關係,所以這裡只講到開悟,不講見道。而且,我只講聲聞的開悟,教大家怎麼用因明學,證得初果向。初果向要證的主要內容是五陰非我。簡單說就是「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」和「我」總共六個法。這六個法的體性稱為 「六見處」。就是色無常、受無常、想無常、行無常、識無常。「我」則是真妄和合,有一部分常,有一部分無常。那我們要怎麽弄清楚?實證的部分你可以去看《實證佛教修行方法》,我現在講的是跟因明學有關的部分。

先講色陰。我們要得到「色陰無常」這個知識,需要運用多少因明學的知識?首先,色陰是一個高度抽象的概念,《阿含經》定義為「四大及四大所造色」。四大是地大、水大、火大、風大。經典沒有再定義四大是什麽。四大又稱為四大種。考察佛經中的用語,包括「四大所造」「大種」,我們可以知道它是構成色陰的最小單位。我們用現代物理學知識與古代的觀念去對應,可以明白地大是指固體的最小單位,水大是液體的最小單位,火大是熱能的最小單位,風大是動能的最小單位。

因明學裡重要的原則太多,隨便一個弄錯都可能出問題。建構知識體系可以減少犯錯的機會。我們學習新的事物時,要用舊的知識把新的事物連接在一塊。例如,用加法來認識乘法,用減法來認識除法,這樣大家可不可以體會到?你是怎樣認識色陰?一個嬰兒,聽到一個聲音,看到一個影像,這影像跟聲音是否有關,他必須學習才能判斷。有一個人本來是瞎子,醫生動手術讓他看得到東西,他先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像,然後聽醫生跟他講話,他才會過意來,這個影像應該就是醫生。他是一個瞎子,但聽覺正常,他知道醫生的聲音,然後才能够把聲音跟醫生的影像連接在一塊。瞎子的眼睛不會對焦,你在前面跟他揮手,他的眼睛沒有反應。嬰兒初生時也不會運用眼睛,大概要一兩個月左右才會。你在這邊跟他講話,然後換一個地方去逗弄他,他眼球會轉過去,但是轉的位置又不太對,他只是捕捉模糊的光影而已。

嬰兒是先認識具體的事物,然後才會去運用同類、異類的觀念。認識事物的時候,先認特定物,比如媽媽,媽媽對嬰兒來講是最重要的人,媽媽換了衣服,嬰兒還認識嗎?應該是認識,對不對?如果她換了髮型或者化了妝嬰兒還認得嗎?除了形象之外,嬰兒也可能是透過氣味、聲音去辨別母親,總之最後他知道有一個人是媽媽,其他人都不是媽媽。他知道媽媽跟爸爸不是同一個人。但是他慢慢會知道媽媽跟爸爸是他的親人。這裡面就有同類跟異類,也就是對事物的分類。

分類是認識的基礎,如果沒有分類就沒辦法思維;如果分類不適當,邏輯思維就會發生錯誤。比如法律規定殺人要判死刑,人跟猴子看起來好像有點像,如果有人以為猴子是人,而把牠打死,要不要判死刑?另外一種情況就是一個人斷氣以後,你再對準腦門給他一搶,讓腦漿流出來,這樣算不算殺人?所以活人跟死人是一個很重要的分類,那你能不能判別清楚。我們建立知識體系,在哪種情況之下是同類,在哪種情況之下又是異類,這是很重要的事情。

生物學有界、門、綱、目、科、屬、種的分類。種下面還有品種。比如黑人跟白人,膚色不一樣,但可以交配産生後代。同樣的道理,哈士奇或者柯基都是屬於品種,但仍然是同種。據說狗跟狼也是同種,可以交配產生後代。一條魚跟一條狗,那個差別很大,但他們都屬於動物界。那另外一種就是花跟草,跟狗顯然不一樣。花、草比較接近,都屬於植物界。但花、草、魚、狗都是生物,跟石頭不一樣。生物的分類要像魚骨圖一樣,一層一層分類下來,這非常不容易。有時候分類錯了,後來才更正過來。

分類是很大的難題,你要經過大量的學習,才能够從具體的事物的共相,指定一個普通名詞給它。認識之初是對特定人,比如媽媽、爸爸,這都只有一個,對嬰兒來講是專有名詞。嬰兒認識東西一定是從特定的人或物開始的,慢慢才能够歸類,把性質相同的東西歸為同一類,跟一個普通名詞(例如「人」)連繫在一起。

立名非常重要,所有的邏輯思維全部都從這裡開始。例如「凡人皆有死」,你在得到這個結論之前,必須先把「人」定義清楚。一個人像跟一個真正的人有點像,但講「凡人皆有死」的時候不包括那個人像。還有死人,死人不能再死一次,所以「凡人皆有死」的「人」,是指一個活人。其實活人跟死人是非常相似的,只是沒有呼吸、心跳、腦波。剛死掉人,把他的心肺臟器移植到一個活人身上還是可以用的。那你從什麽地方去建立活人跟死人的差別?這個並沒有那麼簡單。在醫學和法律學,死亡的定義一直有爭議。

法律名詞經常有不一樣的定義,例如「公務員」這個詞就有好多不同的意義。刑法定義的「公務員」,是「依法令從事公務之人」。他不需要經過公務員考試,也不需要經過公務員的任命。醫生跟建保局簽約,人家來看病的時候,由他行使健保局委託的權限,這個時候醫生就被當成是公務員,他如果違背職務謀取利益,可以構成貪污罪。《公務員服務法》對公務員又有另外一種定義,必須要經過任命的程序,才會適用公務員的撫恤。醫生犯罪的時候,按照公務員來判刑,但他如果在行醫的時候死亡,他的家屬拿不到公務員的撫恤金。

名詞的定義,語言學稱之為「內涵」。名詞和定義在佛學中合稱為「名」。語言文字指向的真正事物,語言學稱之為「外延」,佛學稱之為「相」。不同的「名」連繫不同的「相」,這個過程稱之為「判別」。「判別」是認識的過程中最重要的事情。

你在佛經裡面看到「愛味」這個名詞。後來,你在短視頻中看到一個漂亮的女人,看起來很舒服,便多看幾遍,體會她那種動人的感覺。這是什麽?這就是「愛味」,你能不能分得出來?佛經講的是「名」,你的實際經驗則是「相」(外延),你能不能把它們連結上?

能够立名,又能够了別「相」的這個東西叫做「分別」。整個認識的過程都是世俗諦。從媽媽、爸爸特定人,到普通人,再把它抽象到有情。你這種抽象化的過程都要立名。立名之後才能做抽象化思考。把名跟相連接在一起的過程就是立名。

接下來要去觀察這些東西有沒有同一的性質。比如爸爸媽媽都會對我好,歸類為親人。其他人不一定會對你好,有的可能還會害你,但都會死,這個是一樣的。人跟非人很難判別,有人生了一個畸形胎,看起來有點像人,但四肢長得像猪,有的連人的形狀完全都沒有,甚至也沒有動物形狀,比方說出來一個葡萄球胎,裡面有一個心臟在跳動,你說那是人嗎?你如果把它弄死,是不是犯了殺人罪?其實很難認定,對不對?

一般來講,分類有一些客觀性,絕大部分的情況並不是很難。你要透過判別、分類的過程,逐漸知道什麽叫做色陰。《阿含經》說色陰就是「四大及四大所造色」。比如我手上有一個黑板擦,你能不能把它跟色陰連接在一起。這種連接越準確,你的判別就越好。在認識事物的時候要經過這個過程,這是屬於一般的情形。

接下來你要知道「色陰無常」。有的人就不承認這個,例如蕭平實老師在《心經密意》裡面說「四大極微元素是不會毀壞的,是永遠存在的」。我想再版的書大概會把這句話删掉,因為這完全講錯了,是一種外道知見。有的外道認為,死掉以後只要把屍體保護好,生命就不會結束。就因為有這種觀念,所以才會想要把屍骨放到金字塔或者像泰姬瑪哈陵這種豪華陵墓,希望死掉以後,用某種形式繼續過他的帝王生活。你要充分觀察,觀察很多種不一樣的色陰,才可以得到「色陰無常」這個結論。

《雜阿含經》說:「當觀知諸所有色,若過去、若未來、若現在,若內、若外,若麁、若細,若好、若醜,若遠、若近,彼一切悉皆無常。」總共有11種不同分類的色陰,很多都是你沒有辦法現前觀察到的。像剛才講的四大種是細小到連電子顯微鏡都看不到,屬於「若細」。「若遠」,人類現在所有的儀器都看不到幾百億光年以外的東西。「若近」,近到就貼在你的眼球上面,你當然也看不到。未來還沒有出生的色陰我們也看不到。甚至你隔壁鄰居養的母狗,生了一條狗,小狗死了,最後被丟掉了,從生到死,你可能都沒看過。如果不是狗,換成是蒼蠅或者螞蟻,你不知道的情況就更多了,你怎麽知道這些東西都無常?是用邏輯歸納法。邏輯歸納法是現量,你要注意一下,如果不承認邏輯歸納法,連色陰無常這句話你都推導不出來。

有一個退轉的學員,我稱之為G菩薩。他說無法現前觀察的部分就用正教量來補足,還是可以算是證果。我現在要問他兩個問題:《緣起經》已經定義無明是對一件事情沒有現量。[1]某個核心真相,你沒有現量,沒有辦法斷疑,它就是無明。如果可以用正教量去補足,那有人把《阿含經》看完,他應該是阿羅漢;但顯然不是這樣。

接下來,我再舉《雜阿含經》說明證初果向的方法和過程:

「輸屢那!於汝意云何?色為常為無常耶?」答言:「無常。」

舍利弗問:「輸屢那,你的看法怎麼樣?色陰是常還是無常?」他答:「無常。」確定色陰無常的部分經典寫得很簡略,剛才真觀已有詳細的解說。

「輸屢那!若無常……聖弟子於中見色是我……?」答言:「不也。」

你仔細看一下,為什麼他可以從「色陰無常」的前提,得到「色陰不是我」的結論?這裡很顯然少了「我是常住」的前提。這句話沒有明白地寫在這裡,但《中阿含經‧阿梨吒經》講:「我當後世有,常不變易,恆不磨滅法。」它把最重要的話放到別的地方去,所以一般人看不懂。但輸屢那顯然早就知道「我是常住」。「色陰無常」,加上「我是常住」,就可以推導出「色陰非我」這個結論。

接下來就要在觀行中,確定「受陰非我」「想陰非我」「行陰非我」和「識陰非我」四個結論,這跟確定「色陰非我」的方法與過程基本相同,真觀跳過不說,但實際上的觀行不可省略,請讀者務必留意。

「色陰非我」「受陰非我」「想陰非我」「行陰非我」「識陰非我」五個結論,加上「五陰是色陰、受陰、想陰、行陰和識陰」的前提,便可以用邏輯演繹法導出「五陰非我」這個結論。這是出離世間最關鍵的知見,它可以破除眾生「五陰是我」的無明。要是破除這個無明,就可以證初果向,這是不得了的。


[1] 《緣起經》:「云何無明?謂於前際無知,於後際無知,於前後際無知;於內無知,於外無知,於內外無知;於業無知,於異熟無知,於業異熟無知;於佛無知,於法無知,於僧無知;於苦無知,於集無知,於滅無知,於道無知;於因無知,於果無知,於因已生諸法無知;於善無知,於不善無知;於有罪無知,於無罪無知;於應修習無知,於不應修習無知;於下劣無知;於上妙無知;於黑無知,於白無知;於有異分無知,於緣已生或六觸處,如實通達無知。如是於彼彼處如實無知,無見無現觀,愚癡無明黑闇,是謂無明。」

發表迴響

Blog at WordPress.com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